广东春霆律师事务所

咨询电话
0755-86719926

深圳律师解读瑞丽医院与城投建设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2023-05-19

当事人以行为表明受政府部门审计结果约束的,则应以审计结论作为工程结算依据-瑞丽医院与城投建设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2022)最高法民再47号】,深圳律师解读如下:


一、裁判要旨

一方当事人通过向另一方当事人发函表明同意由政府部门对案涉工程项目进行审计,并表明愿意受该审计结果约束的,则应以审计结论作为工程结算依据。


二、案件简要

一建公司与瑞丽医院就案涉工程项目签订施工合同,由一建公司承建,其中不同项目工程分别于2012年4月5日、2012年8月23日通过竣工验收。瑞丽医院委托咨询公司对案涉工程项目作出案涉工程结算审定书,一建公司与瑞丽医院签名盖章确认。后,瑞丽市审计局就案涉工程项目进行审计,作出案涉《审计报告》。经查,一建公司已变更名称为城投公司。双方因工程价款结算发生争议,城投公司提起本案诉讼。


三、裁判理由

关于案涉主体工程价款《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约定,“待工程竣工验收并结算审计完成5天内,支付到审计结算价款的97%”“结算审计后的5天内发包人支付至审定结算价的97%。”可见,《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既使用“审计结算价”也使用“审定结算价”,表明《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中“审计”与“审定”是相同含义,而不是特指行政审计。《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还约定,“发包人收到承包人递交的完整结算资料后在28天内进行核实,给予确认或者提出修改意见”,表明对承包人提交的结算资料“给予确认或提出修改意见”的主体是发包人,而未约定国家审计机关介入。因此,《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没有直接约定依据行政审计确定工程价款。

虽然双方于2014年2月24日在《瑞丽医院住院综合楼工程结算审核定案表》上签名盖章,但此后一建公司又向瑞丽市审计局、瑞丽医院出具《瑞丽医院综合楼工程结算资料再次提供和复函》,复函载明的前述内容表明城投公司同意对案涉工程进行行政审计,并接受以审计结论作为工程价款结算依据。因此,不能以《瑞丽医院住院综合楼工程结算审核定案表》确定案涉工程价款。

经瑞丽市审计局审计,瑞丽医院应当向城投公司支付的工程价款总计应为50414591.27元(即49483981.9元+730609.37元+20万元)。一审判决认定截至2014年1月23日瑞丽医院已向城投公司支付案涉工程款共计50710874.23元,城投公司实际多受领296282.96元(50710874.23元-50414591.27元)。综上,瑞丽医院未欠付工程款,对城投公司关于判令瑞丽医院支付欠付工程款及相应利息的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四、拓展-关于政府部门审计的其他相关规定

(一)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建设工程承包合同案件中双方当事人已确认的工程决算价款与审计部门审计的工程决算价款与审计部门审计的工程决算价款不一致时如何适用法律问题的电话答复意见(〔2001〕民一他字第2号)

你院(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建设工程承包合同案件中双方当事人已确认的工程决算价款与审计部门审计的工程决算价款不一致时如何适用法律问题的请示”收悉。经研究认为,审计是国家对建设单位的一种行政监督,不影响建设单位与承建单位的合同效力。建设工程承包合同案件应以当事人的约定作为法院判决的依据。只有在合同明确约定以审计结论作为结算依据或者合同约定不明确、合同约定无效的情况下,才能将审计结论作为判决的依据。

(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中如何认定财政评审中心出具的审核结论问题的答复((2008)民一他字第4号)

你院(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2007)闽民他字第12号请示收悉。关于人民法院在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中如何认定财政评审中心出具的审核结论问题,经研究,答复如下:

财政部门对财政投资的评定审核是国家对建设单位基本建设资金的监督管理,不影响建设单位与承建单位的合同效力及履行。但是,建设合同中明确约定以财政投资的审核结论作为结算依据的,审核结论应当作为结算的依据。

(三)2015年《全国民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

依法有效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双方当事人均应依约履行。除合同另有约定,当事人请求以审计机关作出的审计报告、财政评审机构作出的评审结论作为工程价款结算依据的,一般不予支持。

合同约定以审计机关出具的审计意见作为工程价款结算依据的,应当遵循当事人缔约本意,将合同约定的工程价款结算依据确定为真实有效的审计结论。承包人提供证据证明审计机关的审计意见具有不真实、不客观情形,人民法院可以准许当事人补充鉴定、重新质证或者补充质证等方法纠正审计意见存在的缺陷。上述方法不能解决的,应当准许当事人申请对工程造价进行鉴定。

(四)《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关于对地方性法规中以审计结果作为政府投资建设项目竣工结算依据有关规定提出的审查建议的复函》

“......我们研究认为,地方性法规中直接以审计结果作为竣工结算依据和应当在招标文件中载明或者在合同中约定以审计结果作为竣工结算依据的规定,限制了民事权利,超越了地方立法权限,应当予以纠正。”


五、深圳律师小结

从本案例及有关规定可以看出,以政府部门审计结论作为工程价款结算的依据必须当事人双方达成合意,并在招标文件或施工合同中予以体现,未约定或当事人未作出自愿接受政府部门审计结果约束意思表示的,不得将政府部门审计结论直接作为工程价款结算依据;且审计结论在民事诉讼中属于证据,应具备民事证据的法定要件,法院依法审查审计机关出具报告的合理性和合法性,若是审计报告不真实、不客观或不合理,法院也会否定其作为工程价款结算的依据。

故此,深圳律师建议:

1、从发包人角度:若该项目工程属于需政府部门审计,且审计结论要作为工程结算依据的,应将审计机关/机构名称在施工合同或招标文件中明确约定,避免模糊、歧义表述;另,在工程竣工后进入审计程序时,发包人应积极推动审计工作,若因承包人或第三方拖延、怠于配合审计工作,发包人也应及时发函催促,避免被法院认定为是发包人原因导致久拖不审,而启动司法鉴定程序,导致“审计结论”作为工程结算条款约定形同虚设;

2、从承包人角度:首先应关注施工合同或招标文件中是否对审计结果出具有合理期限限制或针对发包人未按时启动审计/未启动审计行为的违约条款;其次,审计程序启动后,承包人积极配合发包人报送审计材料,保存相关材料的移交记录,积极推动审计进程,避免久拖不审;最后,若发包人未按时启动审计、未启动审计或作出的审计结果不真实、不准确,且承包人有相关证据证明情况下,可向法院申请司法鉴定,突破以“审计结论”条款作为工程结算条款的限制。


联系我们
关闭

客户服务热线

19168508405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底部logo
  • 地址:深圳市南山区粤海街道高新南九道与高新南十道交汇处卫星大厦15楼1503A室  
  • 电话:0755-86719926  
  • Email:chunting202205@163.com  
二维码

Copyright © 2022 - 广东春霆律师事务所   备案号:粤ICP备2022081091号-1网站地图 腾云建站仅向商家提供技术服务